超级献血哥“孤独”中坚守

日期:2019/12/2 16:20:09 |来源:候马市发展和改革局 |阅读次数:0

分享到


 

——记侯马市第二届“十大道德模范”、侯马铁路工务段工人李天恩

 

山西晚报记者    

 

有过献血经历的人,大多对 “血缘”这个词会有新的认识:过去人与人之间由于有血缘而成为亲人,而现代人可以凭借捐献血液而使相互间具有了“血缘关系”。

从这个角度说,临汾铁路局侯马工务段工人李天恩的“亲人”也许最多,因为在14年时间里,他已经无偿献血13.8万毫升。

如果救助一个伤者平均需要800毫升血液的话,他所献的血已能救活170多人。

对白大褂的牵挂

1120日,李天恩从侯马市坐一个小时汽车,赶到临汾市中心血站机采科。

尽管离下一次血小板采集还有一段日子,但李天恩还是习惯到血站转转,他说喜欢消毒水的味道。

对医院的亲近感,源于李天恩儿时的记忆。“小时候也害怕白大褂,害怕打针!”1983年,李天恩还在上小学一年级,8岁的姐姐患上了“黑热病”,这种病学名为内脏利什曼病,主要出现在欧洲地中海地区、北非、中东等地区,国内较为少见。“当时父母都慌了神,以为没救了!”李天恩记得很清楚,当时治疗“黑热病”的惟一办法是注射进口疫苗,但这种疫苗在全国仅有5支。

在太原一名医生的帮助下,父母带着姐姐赶到北京,卫生部、北京相关医院等多家单位迅速协调,将最近的1支疫苗从河南连夜空运至北京。“如果没有那支疫苗,没有那些医生,也许早已见不到姐姐了。”李天恩说。

后来,医院还减免了姐姐的治疗费用,李天恩父亲单位也主动出资解决生活上的困难,卫生部每年还安排专人来家中复查……

李天恩说,他喜欢白大褂,因为看到白大褂就看到希望。“小时候总觉得医生是万能的!长大了才明白医生也有无助的时候!”尽管没有最终走上医学的道路,但李天恩对“白大褂”依旧“牵挂”。

19984月,央视播出的一则公益广告吸引了李天恩,宣传口号是“为救助人生命,请加入到无偿献血的行列中!”

车祸中头破血流的司机、手术台上奄奄一息的孕妇……几个失血过多而危及生命的镜头,让李天恩觉得自己也可以“像医生一样”帮助别人。

第二天,他去了献血站,第一次献血。

从那时起,14年间,李天恩献血总量已经达到13.8万毫升。

13.8万毫升是什么概念,一般成人血液总量平均为4500毫升,13.8万毫升已是成人全身血液总量的30多倍,相当于全身换血30多次,如果救助一个伤者平均需要800毫升血液的话,他所献的血已能救活170多人。“一个体质强健、没病没痛的人,14年来,全身换血30多次,基本上每个月都要忍受针头刺入皮肉的痛楚,而这一切却是毫无报酬的自愿行为,得到救助的人甚至不知道救助者的姓名。”对于李天恩,临汾市血液中心的工作人员都心存感激。

对献血他很执著

时至今日,对于献血,不少人仍有疑虑。

4年前,第一次伸出手臂的时候,李天恩也一样有顾虑。“会不会影响身体”“能不能感染细菌”……坐在献血车上,他第一次读到献血常识。“很多人对献血有恐惧感,这主要源于献血知识的缺乏。”李天恩后来才知道,那一年《献血法》正式出台,全国开始推行无偿献血。

1998年至今,李天恩每年坚持“定期”献血,最初7年,李天恩献全血,按规定,半年是一个献血“周期”,7年献14次血才是正常的,李天恩却献了23次。“当时很多献血点都不联网,有时看到流动献血车上的灯还亮着,就觉得有人急需用血!”李天恩说,自己是“万能”O型血,需求量大,如果感觉身体还行,而且与上次献血间隔的时间不是很近,他就有献血的“冲动”。

这种“冲动”即使遭遇“非典”也没有动摇。2003年,李天恩戴着口罩坚持献血,不少护士亲切地称他为“孤独的献血者”。

2005年,利用一次在太原培训的间隙,李天恩第一次尝试机采血小板。

机采血小板是成分献血的一种形式,主要是通过微电脑控制分离机,采集献血者一个治疗量的血小板,而红细胞等其他成分在循环采集的过程中还输给献血者。

因常年的献血经历,李天恩明白成分献血对于临床治疗更为有效。但与正常献血不一样,机采血小板的采集方式让很多人无法接受。“躺在献血椅上,一只胳膊的血往外流,在机器中分离成分,剩余的再从另一只胳膊中流回来,”即使在常年献血者中,接受机采血小板的比例也不超过20%

捐献者少,使用者多,供不应求的情况就会时常发生,为了应对突发情况,血液采集单位成立了固定的采集志愿者队员,李天恩自然是其中一员。

按照规定,人体一年只可捐献两次全血,每次最多400毫升,但血小板每21天就可捐献1次(可按捐献全血800毫升计算),李天恩是为数不多能坚持下来的固定志愿者。

不仅在临汾,李天恩还是太原机采血小板的固定志愿者。

从临汾到太原,李天恩通常坐凌晨3点的火车,天蒙蒙亮赶到太原,再坐上公交车赶到采集点,一个多小时以后再原路返回,赶在下午上班前回到单位。“有时候医院打电话说缺血,我就会来!”李天恩说。

血荒中的坚守

在临汾市中心血站,李天恩的名字几乎人人叫得上来。

机采科主任王艳芳第一次见“李天恩”的名字还是在10年前,“当时在献血车上工作,李天恩是少有的固定献血者。”

这样的固定献血者,在临汾并不多,机采科的应急固定献血者名单中,只有不到200个。

“有时候没有血小板,手术延期,我们得打四五十个电话,说服一个人来无偿献血。”王艳芳说,紧急的时候,这些应急电话就成为救命热线。

李天恩总是工作人员第一个想起的名字。

这种血液供不应求的局面被称为“血荒”,每年的冬天这种缺血情况尤为突出。“春节的时候,好几天不见人献血,但又是车祸、爆竹炸伤等事故的高发期,用血困难的时候只能由采血医生自己上。”

在太原,“缺血”的问题更为突出。由于无偿献血知晓率不高、血液供求矛盾不断加大。太原医疗临床用血量以每年9.5%的速度递增,献血量的增幅远远赶不上临床用血的增幅。

为了保证临床血液供应,太原市延长6个献血屋的开放时间,提供无偿采血车上门服务,还在每个特殊的节日里为无偿献血者送上精美礼物,2011年,还打出过“无偿献血赠食用油”的“招牌”。

每到“血荒”的季节,李天恩总会“自动上门”,“有一年春节,有个伤者需要血小板,李天恩收到求助短信后,第二天就匆匆赶过来捐献。”王艳芳说,由于恐惧、疑虑等自身因素,加上种种负面事件的影响,近几年无偿献血的人数有所减少,不少老面孔逐渐淡出固定献血者队伍,只有李天恩还在坚守。

一组数据显示,我国大陆人口献血率只有9‰,与高收入国家的45.4‰、中国香港的30‰和澳门的23‰有差距,也未达到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1030‰的标准。

无偿献血的人少,需要用血的人越来越多,很多人问李天恩,你一个人献得过来吗?

每次面对质疑时,李天恩都会讲同一个故事:

退潮后的沙滩上,留下许多挣扎的小鱼,一个小女孩不停地捡起那些鱼往水里扔,一个路人看见了,十分不解地对小女孩说:“这么多小鱼,你能救过来吗?谁又会在乎你救下来的鱼。”可小女孩并没有因此放弃,而是一边往水里扔鱼,一边说:“这条小鱼在乎……”

“这就如同我的无偿献血行为,虽然会有人说这么做意义不大,但我想说,最起码用我血的人、被我救了的人会觉得有意义,这也就够了!”李天恩说。


站内文章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x

版权所有:临汾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 版权所有 2019

主管:临汾市人民政府 晋ICP备05003731号-1    承办:临汾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主办:临汾市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联席会议办公室

网站建设:北京乾元大通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