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年清扫一条街

日期:2019/12/2 16:22:59 |来源:候马市发展和改革局 |阅读次数:0

分享到


 

——记侯马市第二届“十大道德模范”、“双十佳”环卫工人黄玉华

 

李培华

 

掂起4斤重物、行走2里路程、边走边朝一个方向挥动4000多下,你能坚持多久呢?侯马市56岁清洁工黄玉华,掂着4斤多重的扫帚,在新田路上坚持26年、重复了9000多个日夜。新田路被命名为全市“文明示范路”。

2013625日,侯马市环卫局召开“七一”表彰大会,五名优秀党员获得表彰,黄玉华又一次站在了有300人大会的领奖台上。当从领导手中郑重地接过“优秀共产党员”荣誉证书时,黄玉华说:“这就像一次精神充电,浑身充满了力量。要说荣誉,一街的整洁就是我永远的荣誉。”

一条街扫了26年  她乌丝变白发

26年前,在侯马市新田路叫“五一路”,马路两侧还是两排四、五十公分粗的大叶桐的时候,黄玉华成了一名清洁工。

1987年正月,侯马市要招一批环卫工人,当时黄玉华30岁,大儿子9岁,小儿子一岁多嗷嗷待哺,加上老人一家5口,靠丈夫每月百十元的工资难以维持一家生计。当听到招人的消息时,黄玉华抱着吃奶的小儿子毫不犹豫地报了名,并分配到新田路责任区,从此一边上路扫街,一边照顾家里。

当年工作时间是深夜11点到凌晨2点。30岁、又是一个女人,经常一个人半夜上街,当时村里又没有路灯,空寂的夜色,有些风吹草动,再来几声狗叫,让黄玉华心里直发毛。所以没多久,她说动了邻居荀玉枝也当了清洁工,晚上便有了伴。黄玉华和荀玉枝是全市环卫工人队伍中目前工龄最长的两个老清洁工。后来单位清洁工缺人需要补充,黄玉华又陆续介绍进来6个,到现在全部在岗,而且干得都特别好。

几十年过去了,黄玉华的责任地段一直在新田路没有变动过,“天天都在这条街上扫来扫去,感觉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很亲切。二十多年新田路变化很大,在变化中这条街也越来越整洁、漂亮”。望着崭新的新田大道,黄玉华感慨很多。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黄玉华在新田路上扫街,迎来送往26个年头9000多个日日夜夜当年两排大叶桐有的长成有两人合抱粗,在十几年前换栽成了现在的小叶槐,有的都又有一人围粗了,柏油路也修建成了水泥路,并且路越扩越宽,越修越好。不变的是,自己还是条路的清洁工,而当年的一头乌丝却变成了现在的满头白发。

在街头被发展入党  市委副书记当介绍人

干就干好,是黄玉华一直坚守的信条,许多时候丈夫和两个儿子也要一起“上阵”,帮着帮着,最后丈夫在单位倒闭后也成了一名清洁工。

在街头扫地,黄玉华不耍小心眼、偷小巧,路上土再厚、再费劲,她都要扫干净,一遍不行扫两遍,平时路上有个小纸片就弯腰拣,路边有棵小草就蹲下拔掉,有积水就拿扫帚扫开,马路角、路沿、树根,每一个犄角旮旯,她都一一扫到,绝不漏扫、花扫。

在一、二十年前,市政设施不太齐备,路上好多下水道不是很畅特别容易积水,所以只要一下雨,黄玉华就赶紧跑到下水道口及时清理,扫帚没法清扫,就挽起裤腿用手一点一点地捞树叶、脏东西,最深时水都没了膝盖

新田路原来两排两人合抱粗的大叶桐绿阴如盖,是附近市民和行人夏日纳凉的好地方,但每到秋季秋风扫落叶,就给清扫带来非常大的工作量,也成了清洁工最大的烦恼。黄玉华说,一地桐叶一路要扫起几十堆,一晚上拉几十车。

马路两侧当时没有硬化,有很长一截地段杂草丛生,有的草长得1米多高。有一次大检查,领导把任务交给她和另外一名工友黑妮,要求“不管下多大功夫,第二天一早不能见一根草”。看到任务大,她们下午饭胡扒拉一口就开始动手,两人整整拔了一个晚上,在第二天天亮前把草全部除净。

1996年的一天,原侯马市委副书记宿青平在夜间检查环卫工作。来到新田路上,远远瞧见前面有一辆平车走,却看不见有人影,走近一看,原来是一个8、9岁的小孩子拉车,在不远处有一位妇女和一个15、16岁的小青年,一边扫街、一边往车上倒垃圾。这正是黄玉华和她已渐渐长大的两个儿子,孩子帮母亲夜里扫街。

宿青平对环卫工作非常关心,黄玉华的优秀事迹他早有耳闻,但当环卫工人为城市甘愿奉献的一幕在眼前真实再现,让他立刻眼睛湿润。为了城市的整洁,环卫工人“宁愿一人脏,换来万家净”,奉献的不仅仅是个人的青春,牺牲的还有家庭。“你们是城市最可爱的人”,宿书记对黄玉华说,要做她的入党介绍人,发展她入党。

“由于认识水平低,书记还批评了我”,说起最初对党的肤浅认识,黄玉华至今还有些不好意思,当时认为自己就是一个扫街的清洁工,“又不当官、又不发财”,入党的事跟自己不沾边。宿书记批评她认识错误,“清洁工需要党员,更需要党员在城市环卫工作中发挥模范带头作用。”1997年7月1日,由宿青平领誓,黄玉华在鲜红的党旗下进行了庄严宣誓,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

26年每晚都上路扫街  却没有回娘家停过一夜

侯马市连续27年被评为“山西省卫生城市”,连续16年获“山西省县级卫生城市第一名”,先后两次荣获“全国卫生城市”殊荣。但可否知道,在这荣誉的背后,饱含着环卫工人多少辛酸和付出。

吃苦耐劳的精神加上出色的工作成绩,黄玉华当上了小组组长,现在小组有10个人,最多时有18人。她自己扫完街还要一段一段巡看,谁没有扫完就帮谁扫,哪里没扫干净就动手扫干净。单位通知开会,原来没有通讯工具,她就骑上自行车,从秦村、一公司到北西庄,十几个人一个一个通知。

 黄玉华娘家是上马办上院村,有一年母亲不慎摔断腿,在路西解州骨科医院住院两个月,她白天照看晚上再赶回家扫街,60多天没有在医院陪过母亲一个晚上。父亲病重由姊妹轮流伺候,她没办法回娘家,就把父母从上院接到秦村家里,一边扫街一边照顾。老母亲今年已经93岁高龄,“到现在仍没有回家陪母亲停过一个晚上,偶尔接到家里住一段时间”,

最让黄玉华自责的是,大儿子大约在15岁左右的时候,经常流鼻血,但由于工作忙,许多时候跟儿子一天难见一面,没有及时发现病情和看医生,耽误了治疗。2006年,子被查出患有尿毒症为给儿子换肾,她四处举债35万多元。儿子要去山东潍坊透析,正赶上单位迎接上级参观团她把儿子送到山东医院后立刻返回侯马投入紧张的工作,有同事问及儿子的病情,她只能失声痛哭,以泪掩面,强忍悲痛与煎熬,天天坚守在岗位上

环卫工人流血又流泪,全心全意服务城市的事迹感动了新田大地。宿青平得知情况后,第一时间给她送去1万元,工作的单位、街头的商户、工友、村民、亲戚,都纷纷伸出援手。黄玉华扫街经常歇脚的“小占摩托车修理”店店主,虽然与黄玉华无亲无故,在得知情况后,尽管资金周转紧张,也清楚她短时期难以还债,依然慷慨借给她2万元帮渡难关,至今没有催要过。

“这些好人好心我都记在心里,勒紧裤带过日子仍然给大家还不了钱,自己也总是心急上火”,说起这件伤心事,黄玉华泪流满面。黄玉华说,为多挣一份工资还债,20多年来,她都是一人顶双岗,没白天没黑夜,从不嫌累。前不久,单位停止了一人双岗情况,让黄玉华心里难过、嘴里碎念了好久。

如今,黄玉华仍有18万元外债没有还清,而且儿子每月还需要七、八千元的透析费用(通过医保报销后仍需2000余元),让她寝食不安。前不久,原来借给她800元钱的一户邻居家里急用钱,自己不好意思就托人问看能不能还上,中间人跑了三趟,黄玉华都拿不出这些钱,“手头真的太紧,只能答应邻居下个月发工资就还”。

残酷的生活现实没有击垮黄玉华的工作精神,社会的温暖更增添了她工作的动力,她要用扎实的工作回报社会。不论数九寒天,还是三伏酷暑,她都会比单位规定时间早一点上街,把负责的路段打扫得干干净净,“绝不让别人戳自己的脊梁骨”。

“四城联创  更需要奉献精神”

黄玉华和老伴赵振民两口子都是环卫工人。侯马市“四城联创”活动以来,他们每天都是凌晨3点前即起床,每人带上自己的扫街“六件宝”——两把扫帚、一把笤帚、一把铁锨、一把夹子和一只专用桶,再各自准备一份早点——一塑料瓶水和一个硬面馒头,蹬上自己的保洁三轮车上,一前一后摸黑骑过几条巷子出村上街,在寂寥的夜幕下、在人们的酣睡中开始一天的工作。黄玉说,现在这一段时间工作紧,黑夜清扫、白天保洁,一天下来要工作9个小时,“非常时期,就要多牺牲一点自己”。

黄玉华的责任区和其他工友一样,现在每人3000平米,按照单位规定,每天凌晨3点上街,必须在6点半前完成普扫一遍,白天再保洁。黄玉华说,原来责任区大,有100多米长路段、8000多平米清扫面积。按每扫帚清扫面积2平米计算,在3个多小时的普扫时间里,黄玉华要掂起4斤多重的扫帚、走9趟近2里路、挥动4000多下才能完成任务。

4斤多的重物、边走边朝一个方向连续挥舞4000多次,几乎每天如此,黄玉华重复了26年。黄玉华说,“天天都是这样,也就习惯了,只是不管夏天冬天,干一会儿活就会满头是汗。”其难度和运动量到底有多大呢?笔者无法计算,只看到站在我们面前的黄玉华,胳膊黑粗,双双向上弯曲,走起路来双脚一顺顺,而且一摇一晃……黄玉华说,“老环卫工人基本都是这样,职业病”。

说到扫街“六件宝”,黄玉华说,“六件东西一个都离不了,各有所用”。比如两把扫帚,一把光杆,一把绑着塑料长须,这两天下雨,用光杆的扫水,用带毛(塑料长须)的扫土,要配合使用。

“扫地也有好多小技巧”,黄玉华说,这么多年扫出了许多“道道”,怎样扫得快,怎样扫得净,平常怎样扫,下雨怎样扫,落叶怎样扫,花池怎样扫,树根怎样扫:

落叶厚土别耍懒,先用光杆过头遍;

要扫干净靠毛片,扫帚压着扫帚赶;

花池旮旯掏一掏,树根必须转一圈;

下雨先清水道口,雨后树叶扫半干。

由于“四城联创”任务重,清洁工又增加了许多新人手。为了能让新人用一把“得手”的扫帚,黄玉华义务为大家绑缚、加工。在黄玉华的家里门楼底下,当中一个小桌子上放着一把大剪刀,旁边扔着许多灰土灰土、装过水泥的塑料袋子,下边有一只破开很大的一个口子,还有撕下的一绺塑料长须,南墙上靠着一排10几把绑缚好的扫帚。笔者拿起一把细看,一把扫帚4斤多重,有18根竹条,3根一股,一把6股,每股上边绑9绺长须,共有54绺,一绺约60-80根,每根有1尺5长。

“一把扫帚要用13条普通编织袋,光撕塑料须子就很麻烦哩,好撕家3个小时撕一把,不会撕的6个小时撕不够一把,所以我们闲了就撕袋子”,黄玉华说,常年四季绑这些带毛的“毛片”扫帚,对别人看不上的编织袋特别稀罕,走到哪找到哪,“现在难找的很,实在找不下就只好花钱买,这些水泥袋子也都是花钱买的,一个大沙发袋现在要5块钱哩”。

黄玉华说,扫帚用得特别快,光杆5、6天用一把,带毛的20多天换一次毛。新扫帚都要拆开重新加工,不然竹叶落一地扫不净不说,用着不得手、还容易把手磨破,绑上塑料须子“带上毛”扫土才能扫干净。新手不会绑,为了大家既出力又出活,她只好给大家帮着绑。

在门楼下的东墙角,垛着一堆已经用过很破损的扫帚,“这些扫帚还有用,扫水、扫树叶全凭这些扫帚,新的太浪费”,黄玉华说,“一个月一人只能领5把扫帚,要紧着用”,哪怕旧扫帚扫水一天坏一把,也比扔了好。

26年献身环卫工作,黄玉华荣“优秀共产党员”等各项荣誉20余次,是侯马市“十佳城市美容师”、临汾市“十佳城市美容师”、临汾市“十佳环卫功臣”,荣获临汾市劳动竞赛一等功。


站内文章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x

版权所有:临汾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 版权所有 2019

主管:临汾市人民政府 晋ICP备05003731号-1    承办:临汾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主办:临汾市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联席会议办公室

网站建设:北京乾元大通技术有限公司